翻手鬼兵摧,覆手宫门碎

陈拓在魔宫里大肆破坏,翻手鬼兵摧,覆手宫门碎。本来清醒梦会因为情绪激动而醒过来,可今天陈拓却没了这个顾虑,因为醒来后他总是可以很快再次入梦。

陈拓已经把整个魔宫掀了个底朝天了,可是魔王的影子都没找到,更别提救红裳了。

“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折磨了我几个月的家伙,现如今你也知道怕了吗?躲着不敢出来,算什么英雄好汉!”陈拓故意挑衅道。

可是没人给他回应。

“难道我找错地方了?”

“难道这一切都是我自以为是,根本没有打败魔王救出公主的剧本?”

“不!不!这怎么可能?多少个夜晚,多少个噩梦,多少次逃避、挣扎、反抗!我终于走到了今天,结果却告诉我,根本不用徒步去西天取经,让孙悟空一个筋斗带我飞过去也可以取得真经?”

陈拓心念百转,突然想到了什么。

“既然你不出来,那我就把你们都变出来!在我的梦里,我就是神!”

陈拓努力回想起红裳的样子,想用意念把红裳重新具现出来。红裳那身穿红色的衣服的形体很容易便具现化了,可是红裳的脸却在不停的变化,怎么也控制不了。那张脸一会胖一会瘦,一会变成了某个有好感的女生,一会又变成了某个女明星。最后,那张脸消失了,只剩下一双眼睛,一双汇聚着星河,散发着摄人光芒的眼睛。

“你终于肯出来了吗?”陈拓吼道。

“我一直都在,只是你不想发现我罢了。”

“你把红裳藏哪了?”

“你还不明白吗,红裳是欲望,而我是心魔,本来无一物,皆因你而活。”

“你是不是想告诉我,这几个月里我只是一条自己追自己尾巴玩的傻狗?”

“如果你不介意这么骂自己的话,我想说是的……”

“你可以去死了!”陈拓心念一动,整个梦境如一面玻璃般,一片片碎裂、再碎裂,最后都化成了齑粉。世界重新变得混沌。

神奇的梦中梦
一个月后夜里,某聊天软件。

拓跋家三小子:噩梦结束了。

魔族三公主:什么情况,你救出你的小情人了啊?

拓跋家三小子:算是吧……

魔族三公主:恭喜恭喜啊,快说说结局是什么?王子和公主终于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

拓跋家三小子:要不是我早就知道童话里都是骗人的,我还真以为你是在祝福我呢。你只不知道假醒?

魔族三公主:当然知道了,不就是做梦以为自己醒了,已经起床了,可事实上还是在做梦。

拓跋家三小子:我今天上午睡回笼觉时进入了一个很奇妙的状态——假醒状态下的清醒梦。

魔族三公主:让我捋一捋,你今天早上假醒了,然后在假醒中又开始做梦,而且还进入了清醒梦状态?

拓跋家三小子:越来越聪明了,我今天早上在梦里以为自己醒来了,可是身体却不听我使唤,眼睛怎么睁也睁不开。

魔族三公主:假醒状态下还被“鬼压床”了?

拓跋家三小子:是的,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这种状态叫“鬼压床”了,那个时候,我感觉到四周有无数的黑影在乱窜,它们一个劲的想要钻进我的脑子里。我想起床,可是身体像醉汉一样使不出一点力气,我只能拼命的睁着眼,张大嘴巴,舌头也尽可能的往外伸,以保持我最后的一丝清醒。就像是有人想推门而入,我拼命的顶着门一样。可是最终我还是沦陷了。一闭上眼睛,那些黑影便你争我抢的挤进了我的脑子。然后我突然就感觉浑身轻飘飘的,特轻松,就像是灵魂从身体里被挤出来了一般。

魔族三公主:灵魂出窍?

拓跋家三小子:嗯。

魔族三公主:人真的有灵魂吗?

拓跋家三小子:应该有吧,所谓的灵魂不就是人的意识吗。我当时感觉意识脱离了身体,又好像是意识陷入了另一个维度空间。

魔族三公主:这不还是跟做梦差不多么。

拓跋家三小子:非要这么解释的话也可以,就是我清醒的经历了进入梦境的过程。

魔族三公主:梦里的你清醒的经历了梦中入梦的过程,我都快把自己绕晕了……

拓跋家三小子:啧啧啧,你的逻辑清晰的我都有点敬佩了。因为假醒状态的我也在睡觉,所以也会做梦。于是我就进入了双重梦境,而更奇妙的是,在第二层梦里的我意识到了我在做梦,然后我就开始尝试控梦。可是清醒梦很不稳定,我每尝试一会就会出梦(醒来),醒来后我又尝试入梦,结果发现我很容易就入梦了,而且每次都是很难得的清醒梦。之后我就开始不停的入梦、出梦(醒来)。

魔族三公主:所以说你就这样利用不断地出梦入梦获得了充足的清醒梦时间?

拓跋家三小子:没错,要是正常情况下,我不知道要做多少次清醒梦才能学会控梦,可是这次机会却让我的技能熟练度瞬间涨满。

魔族三公主:控梦的感觉是不是很爽,跟造物主一样?

拓跋家三小子:差不多吧,一开始我尝试飞行的时候,感觉跟喝醉了似的,天地都在旋转,身体晃晃悠悠的飘在空中,怎么也控制不住方向。那种感觉更像是“失重”而不是“飞翔”。之后又反复试了几次,我便找到了窍门——关键是想象力。因为整个世界都是我的内心影像,我只要用意念把他具现化出来就行。然后我就想象自己又来到了魔王的宫殿,周围的场景果然就变成了魔王的宫殿,然后我轻而易举的便摧毁了宫殿,最后顺利的打败了魔王,救出了红裳。

魔族三公主:怎么突然觉得跟做白日梦一样。

拓跋家三小子:没错,梦中的白日梦,那可是代入感十足啊。

魔族三公主:代入感十足?那你最后救出你的小情人是不是也体验了一把代入感十足的激情戏啊?

拓跋家三小子:我倒是很想体验,可惜那时候一个电话把我吵醒了,我好不容易进入的梦中梦就这么被打破了……

魔族三公主:我不信,小三子,你已经不是处了。

拓跋家三小子:……梦里的也算?

魔族三公主:你看你看,我随便一试探,你就露馅了吧。

拓跋家三小子:随你怎么想,我身正不怕影子斜!

魔族三公主:不逗你了,祝贺你,顺利摆脱了梦魔。

拓跋家三小子:这也有你的一份功劳啊,谢谢你一直陪着我。

魔族三公主:突然这么煽情,你是不是打算以身相许啊?

拓跋家三小子:你要吗,我倒是不介意。

魔族三公主:你想得倒挺美,我又不傻。话说你之后有什么打算?不可能一直不工作吧。

拓跋家三小子:还没想好,找工作真愁人。

魔族三公主:哈哈,裸辞一时爽,醒来悔断肠啊。

拓跋家三小子:最近找工作才发现学历还是很重要的。唉,我还是眼高手低。

魔族三公主:工作嘛,大多数都一样。很少有人在做自己喜欢的事,大家出来不都是为了讨生活吗。

拓跋家三小子:那不叫生活,那叫生存,为了活着而活。

魔族三公主:先生存下来,才能谈生活啊,生存都维持不了,梦想什么的还有意义吗?

拓跋家三小子:话虽如此,还是心有不甘啊。

魔族三公主:别想太多了,车到山前必有路,趁现在年轻,多尝试尝试也好啊。

拓跋家三小子:嗯,实践出真知,多尝试尝试才能找到适合自己的。

魔族三公主:对头!

梦的尽头
一周后夜里,某聊天软件。

魔族三公主:以梦论道大会现在开始。

拓跋家三小子:以梦论道?哈哈,强行提升逼格啊。

魔族三公主:那是,本公主做的事,哪能落入俗套。

拓跋家三小子:我最近都不怎么做梦了,记梦的习惯也让我给抛弃了。梦里再美好,终究只是梦啊。

魔族三公主:千梦千寻终虚幻,现实无情是有情。

拓跋家三小子:不错嘛,出口成章啊。

魔族三公主:也不看看我是谁。

拓跋家三小子:也不看看是在谁的熏陶下长大的是吧?

魔族三公主:小三子你又皮痒了是吧?

拓跋家三小子:你最近还有在尝试清醒梦吗?

魔族三公主:我也放弃了,太伤神了,公司业务正处在旺季,我加班都逃不及更别提做梦了。

拓跋家三小子:确实很伤神,梦嘛,顺其自然就好,太沉迷其中反而会无法面对现实。

魔族三公主:话说这又是一个星期过去了,你找好工作了吗?

拓跋家三小子:找到了。

魔族三公主:什么工作?在哪上班?

拓跋家三小子:秘密!

魔族三公主:切~

拓跋家三小子:等时机成熟再告诉你!

魔族三公主:最讨厌你这种吊人胃口的人了。小三子,你这是要折磨死我啊!

拓跋家三小子:这叫锻炼心志。

0 Replies to “翻手鬼兵摧,覆手宫门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